<big id="csvih"><strong id="csvih"><tt id="csvih"></tt></strong></big>

      <td id="csvih"></td>

    1. 加载中…
      正文 字体大小:

      我年轻,我愤怒,我不想上班

      (2019-02-20 19:25:51)
      【故事】专科毕业,在城市里一事无成,屈辱地花完最后的20块钱

       

      因为一事无成,我回老家考公务员。公务员没有考上,我又回到城市里找工作。专科毕业两年后,我除了愤怒,什么都没有。

      故事时间:2018年

      故事地点:长沙

      我就是大家口中“没出息的人”。

      毕业后,母亲找算命先生为我算了一卦,算命先生告诉她:“你儿子应该外出求前程。”

      我最先想到的是去应聘编辑,去那家公司要坐912路,一共二十三站。长沙的初春又热又闷,混合着公交车上凝滞的柴油味,让我头晕胸闷。我在第十站下车,走了三站路,又坐了十站公交,直到坐在面试官前,?#25925;?#26127;昏沉沉。

      面试官是个鼻子很大的女性,她盯着我的简历,很久才抬起头问:“我有给你打过电话吗?”

      “没有。”我动了动身子。

      “哦,你是自己来的啊。”她换了一副难看的面孔。

      “不好意思,因为比较急,就直接过来了。”我笑得很僵。

      “好吧,”她把简历往我面前一推,“我会考虑的。”

      坐公交回去的时候,我坚持一次坐到底。下车的时候我吐了。

      在网吧里,我的同学大圣不停地数落我:“你这样还能有人要你?#25512;?#20102;怪了。”

      我的爸爸隔三差五给我一个电话,问我找?#24509;?#21040;工作。而我那深陷迷信的妈妈则在一旁叮嘱我:“别回来,算命先生说了,你在外面发展更好。”

      后来大圣去面试我也跟着去了,在一片厂房门口,我问他,“做什么的?”

      “保安啊。”他嬉皮笑脸地看着我。

      我?#27604;?#27809;有去做保安,因为他们?#24509;?#19968;个保安,大圣去做了。

      ?#27604;唬?#25214;不到工作也有我自身的原因。我读的是专科,学通信专业。除了设置路由器和爬到十米高的电线杆上看风景,其他我什么也没有学会。

      总之,在长沙的两年里,我没有踏踏实实地干过一份正经工作。父母认为,这是我的不正经导致的。可那些虚假招聘信息,?#23548;?#30340;公交,和长沙永?#23545;?#19979;雨的天气,都让我心烦意乱。

      我终于放弃了在外?#36710;?#30340;梦想,决定回老家考公务员。

      2018年4月,我参加了公务员考试。显而易见地,我没有考上。两个月后,我只能再次返回长沙。

      坐在我面前的HR赵,根本就不是一个HR,我将她定性为销售,而更多的人称呼她为骗子。我去面试微信编辑,前台让我填了一份简历,然后在简陋的会议室里等了十分钟。

      我察觉到了异常,这家公司不发宣传手册,不贴标语,更奇怪的是,我没有发现公共的办公区域。他们的办公室全是一个个独立的小空间,上面标着会议室1、2、3。

      我大约清楚他们?#27465;?#20160;么的了。本想一走了之,可是一想到自己六点起床,坐了三趟公交赶到这里,又要坐三趟公交回去,我就怒不可遏。我得做些什么让自己心里好过一点,或许待会我会冲进去羞辱他们一番。

      “你好,”前台走进来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我胡乱写的简历,“3号会议室面试。”

      我就在那个逼仄的3号会议室里见到了HR赵。干练的职业装,成熟的妆容,相当知性的微笑,一开始我以为误会她了,她就是一个经验丰富的HR,我甚至因为她的魅力和装腔作势而有些怯场。

      不过,马上我就看出了破绽。她桌上摆的?#36824;?#30005;脑一?#31508;?#40657;屏状态,桌子上除了一沓简历和一个?#22987;?#26412;,一支笔和一个水杯,就再?#37096;?#19981;到其他东西了。

      太少了,至少应该再摆几个文件夹,我心想。

      “你是学通信技术的?”她瞥我一眼,自顾自地说,?#25226;?#36890;信的怎么会干微信编辑呢?你没有专业知?#21486;?#25105;们不可能要你的。”

      我安静地看着她,欣赏她的演技。

      “要不这样吧。”她为难地看着我,眉头微微隆起来,“我们公司可以做一个入职培训,放心,绝不是你想的中介,我们这里是完全免费的。但是你也知道,公司培养一个人要花时间和精力,为了以防万一,我们签订一个合同。我们保障你就业,甚至可?#21592;?#38556;你的月薪。但是你们要交一笔费用,不要误会,这个不是学费。”

      “喂。”她在我面前招招手,“你听不到吗?”她奇怪地看着我。

      我冲她笑了笑。

      “你是聋哑人?”她指了指自己的耳朵。

      我点点头,?#38391;?#26700;上的笔写道:“我听不见你说话。”

      她像是受到了?#25345;?#25171;击一样,难过地看着我,然后在本子上写:“这里没有适合你的工作,你回去吧。”

      回去之后,我决定停止找工作了,我有一个让人听了不禁发笑的梦想——靠写作为生。

      那天晚上,我卸载了所有的招聘软件。

      在长沙望京的尖山村,我整天待在出租房里,写小说,看电影和睡觉。为了应对经?#26790;?#26426;,我写小说越来越勤奋,以前一天一千字,现在一天三千字。

      我住的地方是雷锋的故乡,站在窗口,只要抬头就能看到伟大光辉的雷锋雕塑,而低下头就能看到摆摊小贩,和在黑暗中觅食的人们。

      【故事】专科毕业,在城市里一事无成,屈辱地花完最后的20块钱

      作者图 | 雷锋像

      编辑?#20146;蓯歉?#35785;我,“不能这样写。”因为我的小说中不时蹦出带有生殖器的字眼,笔在我的手里,听他们的就不是我在写了。

      有时候,我因为没有工作而太过焦虑。为了缓解这?#32440;?#34385;,我会就近找一些兼?#21834;?#37202;店活动给人帮手、车展上给人打杂、在商场给人当?#23567;?#22312;一?#20301;?#23637;兼职中,我认识了矮子。

      ?#31508;?#20182;正站在一?#34987;?#20316;前若有所思。我?#27492;?#20854;貌不扬,目光深邃,心想一定是懂画之人,于是在他身边待了很久。他突然有些尴尬地转向我,“兄弟,你也是来兼职的?”我吃惊地说:“你竟然是兼?#21834;!?/P>

      他示意我小声,然后低声对我说,“兄弟,专业点行不行,下次来这样的场合不要穿人字拖。”

      在后来的闲聊中,我发现他也住在望城尖山村,一下子亲近不少。此后我们经常联系相互介绍兼?#21834;?#19981;过我?#20146;?#30340;兼职都挺少的,因为吃不了苦,太脏太累不干,工钱太低不干。更多的时候我们躺在我出租屋的床上,或者他出租屋的烂沙发上,不顾事实地幻想未来。

      【故事】专科毕业,在城市里一事无成,屈辱地花完最后的20块钱

      作者图 | 尖山村

      我的肚子不常饿,但是一旦发现食物,它?#25237;?#24471;厉害。?#30475;?#21435;吃路边摊我都会陷入激烈的思想斗争,在吞咽口水的同时,我还会想到“地沟油”?#25226;?#30813;酸盐”?#29240;?#30284;物质”等词汇。

      有时候我会在网上搜索胃癌晚期的照片,以阻止在身体里躁动的食欲。后来自己的钱包越来越干瘪,我不再纠结食材是否卫生,制作用的水是否干净,锅里的油是否循环使用。现在,我只在意价格。

      我常去吃的路边摊是“快?#32456;?#40481;”“手抓饼”“麻辣烫”。经营这三个摊位的都是女性。我买了一瓶可乐,点了一份炸鸡。等炸鸡的过程中,不?#27934;?#20256;来一阵喧哗。一群年轻人聚集在网吧门口,我听到一个女人?#30446;?#27875;声。

      卖炸鸡的老板把纸袋递给我:“又打架了。”

      我问她:“怎么回事。”

      “还不是为了女人。”她叹了一口气,然后告诫我,“你们这些年轻的伢子一定要注意,不要为了那些女人犯错。”

      我走过去的时候那个女主角已经被朋友接走了,剩下的两方人不时对骂几句,还有一些人在劝架。

     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希望他们打起来,或许我能凭此写一篇小说。可是等我炸鸡吃完了他们都没?#20889;?#36215;来,我很失望地往回走。

      那些年轻的?#24515;?#22899;女从我身边经过,他们佝偻着身子,目光涣散,脸上总是带着怨怒?#25512;?#20518;,还有隐匿的、无处发泄的欲望。我避免和他们碰撞,因为我不知道,当我们碰撞以后,是我先出拳头?#25925;?#20182;先出脚。我突然觉得,我与他们随时?#21152;?#21487;能成为某件新闻事件的主角。

      有一次我和矮子?#35328;?#20986;租屋聊天,他说当他看到有些人一天甚至一小?#26412;?#33021;赚到他一辈子都赚不到的?#32856;?#26102;,他突然很想犯罪。

      讲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目光击中了我。

      一开始我觉得我和矮子他们不一样,我打心底瞧不上他们。我受过教育,看过很多书。有很长一?#38382;?#38388;,我经常将罗曼罗兰的“世上只有一?#38047;?#38596;主义,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”挂在嘴边。

     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?#32922;?#30340;厉害。现在,我更加透彻地理解他的愤怒。因为在这一?#38382;?#38388;,我的?#38498;?#20013;已经实施了各种犯罪?#21495;?#25171;矮子一次;破环公物三次;尾随隔壁的长腿邻居无数次。

      我了解这些行为的“恶?#20445;?#21487;那些积压的愤怒会沉淀成其他什么东西——狡诈的,阴损的,懦弱的,卑微的。

      “你会饿死的。”大学同学豪子来看我的时候,这?#27492;怠?/P>

      “关你屁事。”

      他摊开双手,无奈地看着我:“有本事你不要向我借钱。”豪子那天是上午来的,他来劝说我找一份工作,中午请我吃了一顿午餐。下午,我们俩沿着雷锋大道漫无目的地走了很久。后来我?#20146;?#21040;雷锋雕塑前停下来。

      他眯缝着眼睛,?#35813;?#30340;?#24618;?#28014;在额头上。“我觉得你现在有点问题。”说话的时候他没有看着我,“我是?#30340;?#23545;生活的态度。”

      “我没问题。”

      “你这样下去真的不?#23567;!?#20182;看着雷锋雕塑,好像在斟?#20040;示洌?#20320;已经不小了。”

      “我还欠你多少钱?”我想说些有骨气的话挽回自尊。

      我把他送到车站。上车的时候?#25925;歉?#25105;塞了钱,我告诉自己不能要,我已经让他瞧不起了,要是拿了这钱就再也抬不起头了。可他坚持放到我?#30446;?#34955;里,然后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我就收下了。

      豪子不是第一个来劝我找工作的朋友,但我想他会是最后一个,我已经伤透了他们的心。

      我目送着车子离去,把那卷钱翻开,五百块。至少一周内我不用担心生活费了。

      总有一些东西能战胜我的羞耻?#23567;?/P>

      五百块没有像计划中一样支撑我一周的生活,我三天就把它花完了。交了话费,买了几本书,买了两条内裤,吃了几顿好的。现在口袋里?#25925;?#20108;十块。

      我并不会因为只有二十块而感到焦虑,至少在二十块钱花完以前不会。

      【故事】专科毕业,在城市里一事无成,屈辱地花完最后的20块钱

      作者图 | 楼?#36335;?#24215;

      我揣着兜里的二十块走进一家餐馆,对于这里的人?#27492;担?#26202;餐是日常生活中唯一的隆重。许多年轻人吃着面吃着炒粉,拿着手机看直播,毫无征兆地放声大笑。

      我看着?#35828;ィ?#28857;了香干回锅肉和一份玉?#30528;殴?#27748;,刚好二十块。我领了自己的?#20849;?#25214;了一个座位。本?#20174;?#19968;对情侣坐在那里,可能因为这层关系,其他人不好意思坐。

      我一坐下,那男的就瞪着我:“你干嘛,这里有人坐。”

      我看了?#27492;?#21608;:“没地了。”

      他歪着头,咂了咂嘴:“听不懂是吧。”

      他?#37202;?#26469;,周围又有几个人齐刷刷的?#37202;?#26469;。我心里想着遭了,但是仍旧不动声色的喝着汤。

      当着这么多人走开,我面子上挂不住。我?#25925;亲?#30528;继续?#27424;埂?#24453;会要是挨打了,一定要报警,让他赔钱,我想。

      “行啊,你有种。”那男的一把抓住我的头发。

      “别这样。”这时候老板出来打圆场。他把那人的手从我头上拿下来,又塞了二十块钱给我,在我耳边轻声说:“下次再来吃。”

      老板把我拉起来,我揣着那二十块走了出去。

      出了饭店,脑子里装满了虚惊一场的喜悦,和无地自容的耻辱。我像个木偶一样,沿着马路走着。绵?#30001;?#23637;的马路似乎没有尽头。

      我不知道该去哪里,我还没有?#21592;ィ?#36824;想回去把饭吃完。那个男人在我眼前的黑暗中浮现,我想到的不是他凶神恶煞的模样,而是自己的懦弱和没有盼头的生活。

      “干他!”我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。

      这个想法像是有生命一样,在我脑子里野蛮生长,最后,我被它控制了。

      我重新回到那家餐馆。进去之前,我捡了一块石头。?#38498;?#20013;已经无数次把那群人砸得稀巴烂。

      我踏进餐馆的时候,大家恐惧地望着我,老板正?#26790;共?#30528;手掌。可是那群人已经不见了。我突然觉得自己特别?#24403;啤?/P>

      我十分失意,走出餐馆,然后遇到了矮子。我们谈了谈自己的近况,然后一起去买炸鸡。我用微信支?#21486;?#20182;用支付宝。我埋单完摇一摇,他埋单完?#25105;还巍?/P>

      他住20栋,我住16栋,我们领着那一毛多的奖励,兴高采烈往回走。

      - END -

      作者宁?#24076;?#29616;为火锅店?#25214;?#21592;

      编辑 | 李一伦

      0

     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?#19981;?/cite> 打印举报
    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?#38498;?..
      发评论

        发评论

    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      

    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

        免费时时彩软件论坛

        <big id="csvih"><strong id="csvih"><tt id="csvih"></tt></strong></big>

            <td id="csvih"></td>

          1. <big id="csvih"><strong id="csvih"><tt id="csvih"></tt></strong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<td id="csvih"></td>